刘昊然的浮粉吧?(更新时间看命x)
拥有一颗玻璃心的晋江上那个臭写文的冼池(谁再说洗地打死谁)
为了爱我可以爆肝的_(:△」∠)_

纵<卷一·流华>(萧平旌X言初霁)

[阅读须知]

萧平旌X言初霁(原创角色)
姐弟恋,暗恋,青梅竹马梗。
重点看这里!这一篇是有前传的——《渡》,发生在榜一,初霁的祖母言邀悦是言阙的亲闺女,言豫津姐姐,林殊萧景琰青梅竹马,原封安邑郡主,但因为客观原因带兵,后来被辞职待在金陵修养,大渝北燕东海兴兵进攻大梁时出征,在武靖时期被封为安邑侯,掌管安邑军务,女侯爷(对,教科书般的玛丽苏)!
所以,言家一门两侯,言太师言侯(言豫津一脉袭爵),安邑侯言邀悦(武靖爷封的)。
但是言邀悦没孩子,没人袭爵,景琰把小霁过继到安邑侯一脉,承袭爵位,至于小霁的两个哥哥,一位应该袭言豫津的爵位(战死),一位后来袭爵。

[废话]

更新比较慢嘻嘻嘻(♡˙︶˙♡)
谢谢大家支持o3o

[正文]

三·人间色

“召我回京?”言初霁眨巴眨巴眼,道:“初霁知道了,安顿好府中事宜便择日启程。还请这位大人先在府内歇息。成双,好好招待。”
侍女成双应了一声,道:“大人请和我来。”
“等一下,言姑娘,陛下还有一道旨意。”钦使道。
言初霁冲着成双摆摆手,她便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。
“请讲。”言初霁的指尖划过一旁琴架上的琴,摘下上面挂着的坠子,佩在腰间,听着钦使传达的消息:
“陛下有意为言姑娘择一门亲事,请您归京后立刻入宫。”
言初霁的手抖了一下,道:“有劳钦使大人了,安顿好府内事宜,我会尽快启程的。”
“言姑娘客气了。”
言初霁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,只是笑嘻嘻地对钦使做了个请的手势,等到对方离去之后才缓缓坐在小几前,把玩着手中深蓝色的坠子。

“九兄九兄!”
蔺九险些摔掉手中的笔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看着眼前的蓝衣少年,道:“又怎么了?”
“今天有没有?”萧平旌急切地看着他。
蔺九故作不知,问道:“怎么了?有什么啊?”
萧平旌气急,道:“你明明知道我说什么的!九兄,快点告诉我!”
“琅琊阁虽然遍观天下,但是……你还想知道军中机密不成?”蔺九一笔一划写得认真,头也不抬地说道。
“我就想知道她人好不好!”萧平旌显然是郁闷极了,大声道:“你之前骗我,我去了她人都回安邑了!还害得我又被大哥抓住训了一顿……”
蔺九敷衍道:“你自己去的晚了,还要怪我?”
萧平旌不服,正要和他讲讲道理,门外已经传来脚步声。
“又闹什么呢?”蔺晨自门外走进来,问道。
萧平旌看到他也不敢胡闹了,只能乖乖站在一旁。
“阁主。”蔺九站起来行礼道。
蔺晨应了一声,看向一旁的萧平旌,道:“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去了吧?”
萧平旌撇撇嘴,哼了一声跑出去了。
蔺九透过窗子看到萧平旌的身影消失不见,这才对蔺晨道:“阁主,安邑的消息都已经过来了,碎玉阵法大获全胜,其威力确实可观。”
“嗯。”蔺晨拿起桌面上的那张纸扫视了一番,忽然露出一个笑容,道:“不错,这孩子和她祖母当年有几分相像。”
蔺九有些疑惑,试探着问道:“阁主说的是安邑侯?”
蔺晨微微颔首。
“娥眉且作英雄去,莫谓红颜责任轻……”蔺九喃喃道。
蔺晨的眉头忽地一跳,道:“大渝那边可有动作?”
蔺九拿起另一张抄录好的消息,道:“储君之位似乎还没有着落,至于那位三皇子——秦王周琛,他身体又不大好了,却是有新动作。”
“哦?”
“轻装简行。”
蔺晨若有所思。
“还有,金陵那边,连参言姑娘两本,要在迎凤楼为她招亲,订下亲事后方可袭爵。”

“哼。”萧平旌披好衣服,也不顾湿漉漉的头发,打开一个小木盒,将里面的小石头一股脑倒了出来。
二十多颗寒晶石在阳光下面熠熠生辉,还有几颗碎了的。
“平旌哥哥,我也要,我要这个!”小童拿起其中一颗,兴奋地说道。
萧平旌白他一眼,道:“想的美,放下,这颗是我磨的最好的,别的随便拿,这颗留下来!”
“就给我这颗嘛!”
“不行,听话,这颗我有用。”萧平旌拍拍他的肩膀道。
小童哼了一声,把那颗寒晶石还给萧平旌,道:“你是不是又要送给上回那个人啊?”
萧平旌微微一愣,笑骂道:“你怎么什么都知道?”
“我听李哥哥说的,他说你上次做了个坠子送给那个人,蓝色的,可好看呢。你这次做什么啊?”
萧平旌揉揉他的头,道:“人小鬼大,什么都想知道啊?去去去,自己玩去吧,别打扰我啊!”
“哼……”
萧平旌在阳光下比着那颗寒晶石,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。

宁世荣口头紧皱,神色不善,道:“这算什么事儿啊?嫁人了岂不是要交出兵权?”
“是啊。”言初霁抿了一口茶,道。
自古官商不分家,言初霁和宁世荣交好就是与宁家交好,她要借助地方豪门控制安邑,宁家也少不了借助她的名头办事。
言初霁不是当初的安邑侯,当初的安邑侯以一己之力挽救整个衮州,民心所向,而且在那之后控制了整个衮州两年,她的威望,言初霁也只能佩服。
言初霁不过是袭爵,只在安邑呆了五年,倒是有威望,却也比不上当年的安邑侯。
言初霁心里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。
“我也是和你支会一声,过几天就要启程了,月旦评就交给你负责了啊。”言初霁放下茶盏,道:“我不在的时候注意一下,我不说不代表不知道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言初霁与宁世荣告辞,立刻去了安邑府主簿——她的半个师父商虞那里。
“夫人。”言初霁看到商夫人,拱手行礼道。
商夫人是安邑女子,深受当年安邑侯的影响,一向干脆利落,见言初霁来了,露出一个爽朗地笑容,道:“小侯爷来了。”
言初霁想到钦使,道:“小侯爷担不起,还要等到回京之后方可正式袭爵。”
商夫人微微一愣,点点头笑着应下了,随后道:“老爷在里面誊书,言姑娘只管进去就是了。”
言初霁又一行礼,这才大步进了商虞的书房。
“来了。”商虞裹着披风,专心致志地坐在案前誊抄《行军战策》,头也不抬。
言初霁应了一声,道:“京中消息,择日启程,比武招亲,待到亲事已定,再行袭爵。”
商虞噗嗤一笑,道:“朝中那帮老头子又想出新花招了,比武招亲……那可是多年前的事情了。”
言初霁眉头紧皱,道:“我倒是觉得可以借机打消他们的念头,真当我是货物,任由他们摆布吗?”
“你倚仗谁?陛下再怎么偏疼你,能捱得过那一帮老头子们泣血而书吗?”商虞收起最后一笔,抬头望向她,道:“你就安心去吧,自然有人帮你拦着。”
言初霁眨眨眼,道:“谁?”
“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?”商虞直起身子,故弄玄虚,道:“有人舍不得你嫁人呢!放心吧!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言初霁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没有说话。
“书送你了。”商虞递出手中的书。“就当是临行赠礼。”
“谢了。”言初霁扬扬手中的书。

“看我的啊——”萧平旌抬起手,瞄准了前方,抛出手中的石块,看着石块在湖面上跳跃。
“一、二……十七、十八!十九!二十!好厉害!二十个水漂呢!”
萧平旌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那是!”
蔺九拢着袖子,清了清嗓子。
萧平旌听到他的声音,立刻凑过去,道:“怎么样?”
蔺九看向他,道:“真想知道?”
“真有消息?快说!”萧平旌兴奋地看着他。
“世子乘马车回京养伤,至于言姑娘——”蔺九故意拉长了声音,吊足了胃口,这才道:“先行一步,快马加鞭回京。”
萧平旌应了一声,转头就要跑。
“干什么啊?老阁主答应你走了吗?”蔺九调侃道。
萧平旌动作一僵,回过头拍拍蔺九的肩膀,道:“九兄,老阁主那边就交给你了!我相信你!”撂下这句话,萧平旌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。
蔺九轻叹一声,道:“还好没和他说招亲的事情,不然恐怕路上要出事。”
“九哥哥,平旌哥哥去干什么啊?”
蔺九神色柔和,道:“去找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。”
“有多重要啊?”
“如日月照耀,如青山绿水,如落花飞絮。世间的一切美好都是她。”蔺九轻笑一声,道:“回去吧,今日还有消息要收录。”他转过身缓步离开。
小童应了一声,跟上了蔺九。

评论(13)
热度(10)

© 冼池_血厚加抗揍 | Powered by LOFTER